铅酸电池行业整治力度超出市场预期

20170622 admin 5224


铅酸电池行业整治力度超出市场预期


       化学电池储能电站有很多优点,在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应该很好地加以利用。但是。化学电池也有缺点,其中最重要的是安全性问题。我们必须承认电池组是一种含高能物质的部件,具有危险性的本质。而且,随着电池比能量和比功率的提高,发生事故的危险性将增大。

安全性的衡量尺度

安全性的实质就是事故概率。安全因素控制得好,发生危险事故的概率就降低。影响电池安全事故的因素应包括电池的品种、设计水平、生产质量、总容量、使用时间的长短、安全措施的有效性、使用的合理性、其它(意外)因素等,其中电池的品种最为根本。

安全性既然是一个事故概率问题,它就可以用数值来表示。例如在核反应堆设计时,安全性要达到10-5或10-6/堆·年;而对于飞机,安全性要达到飞行109小时无机毁人亡事故。要达到如此低的事故概率,除了要有高水平的设计、制造外,还要在运行中有一套严密的操作规程和严格的维修保养制度来保障。

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化学电池储能电站建设已经逐步展开,化学电池储能电站的安全性问题(事故概率)应该及时地加以认真研究。

钠硫电池的安全性

近5-6年来,我们曾经一再指出钠硫电池的安全性差。可是,企业片面地从“技术新颖性”出发,先是全力支持国内研发,后又热衷于高价购买日本礙子(NGK)公司制造的钠硫电池储能电站,并称日本的几十座钠硫电池储能电站20年来未发生事故。事有凑巧,正与日商讨价还价之际,2011年2月和9月日本接连烧掉两座钠硫电池储能电站,尤其是三菱材料筑波制作所的那座钠硫电池储能电站,于2011年9月21日7时20分左右发生火灾,经掩盖沙子等灭火手段,到当天16时左右火势方才转弱,但未完全扑灭,直到10月5日下午3时25分大火才最终熄灭,共烧了整整两星期。其后,NGK公司要求客戶在事故原因查明之前暂時停止使用钠硫电池,并同时宣布暂停生产钠硫电池。

至此,我方购买日本钠硫电池储能电站之事方肯“暂停”了。

可以粗略地估算出日本钠硫电池储能电站的事故概率大于10-3/站·年,换句话说,建1000座与日本平均容量相当的钠硫电池储能电站,每年可能燃烧的就不止一座。

此事提醒人们,大规模使用储能电池时,应该参考核电站那样事先认真评估其安全性。

锂离子电池的安全性

锂离子电池中的电解液是用易燃的溶剂配制而成,正、负电极上的氧化剂和还原剂只隔一层约20微米厚的隔膜,在达到一定温度时氧化剂和还原剂均易与电解液发生大量生热的化学反应,电池组又是在高电压、大电流下运行。

现在,电动公交车的锂离子电池装载量约为200千瓦时,事故率已不低(10-3/车·年)。一个20兆瓦时的储能电站的电池容量大于电动公交车百倍,如用品质相当的锂离子电池,其事故概率就有可能也将大百倍,即可达到10-1/站·年(10年可能烧一次)。

可见,锂离子电池的安全性也值得重视。要将使用电池(特别是锂离子电池)作为使用易燃、易爆物品和高电压器件一样对待,要制定并严格执行安全设计标准和使用规范。

与锂离子电池类似的有机电解液超级电容器,具有高比功率、超长寿命、较高电压等突出优点,可解决短时间、大功率储-放电问题,也有的储能电站将其与电池并联使用,以提升和扩展电站的功能。有人认为,这种超级电容器比能量低,安全不会有大问题。但是,美国夏威夷Kahuku岛30兆瓦风电场的15兆瓦电池储能电站,使用了Dyna公司超级电容器,发生三次着火引发大火(2011年4月、2012年5月及8月1日),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水电解液电池的安全性

当前使用最多的水电解液二次电池是金属氢化物/镍电池和铅酸电池,前者的电解液是碱性水溶液,后者是酸性的水溶液。这些电解液泄漏时有腐蚀的危险,不过燃、爆性要低得多,但是也并非绝对不会出问题。2012年4月,山东淄博一辆使用镍氢电池的公交车发生大火,原因可能是负极储氢合金与正极氧化镍用量设计不当,导致电池中积累了氢气。铅酸电池在过度充电时也会发生水电解成氢气和氧气,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解决得比较好。因而铅酸电池是安全性最高的电池,而且价格低廉,循环寿命和比能量也在不断提高中。 

今年以来,铅蓄电池受益于汽车起动电池和电动自行车电池更换需求的稳步增长,我国铅酸蓄电池产量维持在较高水平。2012年1-9月份,全国铅酸蓄电池累计产量1.28亿KVAH,同比增长27.33%;电池板块上市公司营业收入增长23.17%,归属净利润增长8.04%,在新能源板块中表现最好。企业通过前三季度的自我调节,逐步适应经济形势变化,盈利能力逐步改善,预计全年净利润同比增幅将继续扩大。后续需要密切关注铅酸蓄电池行业准入条件执行力度和落后产能淘汰情况。总体而言,国家近年来对铅酸电池的行业整治,其力度和持续性均超出市场预期。

全国范围近2000家铅酸电池企业,共有583家企业被取缔,比例达到30%。

此外,还有50%的企业被停产整顿,仅13%的企业能够正常生产。从中期看,铅酸电池新批产能项目将变得非常困难,主要由于:

1)各省市重金属排放实行严格的总量控制;

2)铅蓄电池项目审批实行终身问责制;

3)铅污染事故仍在蔓延。新建生产线需要1~1.5年的时间,短期内供需难改善。而目前在生产的铅酸电池厂,仍存在环境污染隐患,行业整治仍将持续,市场集中度将持续提高。这从中长期利好业内龙头企业。